9月1日秦皇岛杀人案再引轰动:“怂到无路可退的中年男人”

 

昆山的事刚落地,秦皇岛又出事了,咱哥们就是一劳神的命,也不算愧对自媒体这称号了。

看了完整报道,既为死者感到不值,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与昆山社会龙不同,社会龙不管是不是黑社会,往那一站就不像好人,再加上那些案底,可以说是死不足惜。

秦皇岛被杀的是什么人?老人。“老人”这个词,让我感到震惊,本应该是和蔼、慈爱的长者形象,无论怎么说也跟流氓无赖扯不上干系。

 

可近几年来,有关老人的丑闻越来越多,街头碰瓷儿,广场舞打人,暴走族占道,公交车咸猪手,超市偷东西,占座耍无赖等等,不禁要问一句,老人都怎么了?

尊老敬老是我们的传统,但是我觉得,尊老,其实尊重的是德、行,那种无德甚至缺德的老人,是不配被尊敬的。

 

如果仅仅以年龄为标准,无条件的去尊老,那和跪拜一条千年甲鱼有什么区别?

 

 

看到这里,肯定有人要骂我了,说你父母怎么怎么样,你老了怎么怎么样,在这里,我就教你一个道理:老人在外面肆无忌惮,欺人过甚,有很多是因为儿女不孝。这个不孝,不是说他们不赡养,不给钱,不回家看看,而是刻意的放纵,甚至充当老人作恶的保护伞。

 

本案的前因后果已经公布,我们先来回顾一下:

 

杀人者与被杀者,本不是夙敌,不仅并无深仇,甚至导火线也并非大恨,而无非是常见的市井口角。

 

杀人者,是一个黑龙江到秦皇岛打工的46岁中年男人,飘荡到陌生的城市,在水果超市里打工。

 

几天前,他卖了个西瓜给那对老年夫妇,老年夫妇吃了西瓜后闹肚子,就来超市闹,要求赔偿,中年男为了息人宁事,答应赔偿30元,老年夫妇不干,答应赔偿300元,还是不干,非要赔1万元,不给,就要连骂49天。

骂到第五天时,中年男终于忍无可忍,长期的巨大生活压力,漂泊异乡的孤独无助,被人辱骂的人格屈辱……所有这一切,在连续被骂的第五天,终于火山爆发……

 

于是,你们看到了血腥无比的秦皇岛杀人案,一直沉默挨骂的中年男,在毫无征兆的某一秒钟,忽然变身为杀人魔头。

 

 

 

魔化后的中年男,先是捅了老头几刀,然后追捅了老妇,之后又折返到超市前,继续捅杀老头。他往返在这对老年夫妇之间,反复捅杀,刀刀见血,刀刀要命。

 

这是点燃了怎样的恨意,才能如此疯狂。那一刻,魔化了的他的心中,所捅入的不仅是老人与老妇的躯体,更是他一生中所遭受的所有屈辱,他用那寒光咧咧的刀,捅向他的所有不美好的回忆。

 

行凶过后,他从魔化状态中清醒,恢复了他的常态。走入小区的一个小胡同,给他母亲和妻子,分别打了个电话。他对母亲说:妈妈,儿子对不起了,无法再给你尽孝。他对妻子说:对不起你了,没让你享几天福,以后你把一儿一女好好带大,我死了也会感激你……

 

之后,他自杀了。这件案子,人们无法讨论该如何给他定罪,他用自杀来拒绝自首,拒绝走入牢狱,也用自杀,拒绝了公众去讨论他该判死刑、死缓还是无期徒刑。

 

他用自杀,让尘归尘,土归土。三条人命,起因竟然是一个西瓜。

 

没有人知道,在那五天日日有人在门口指着他鼻子骂,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更没有人知道,在一次次下刀的那一刻,他是带着恨、带着怨,还是带着委屈?     

       

“这世上,有人住高楼,有人在深沟,有人光万丈,有人一身锈。”

为了能养家糊口,尊严已经不再大于天,为了油盐酱醋,已经找不到任性的借口。

 

年轻人可以熊,老年人可以犟,唯独夹在中间的中年人,必须循规蹈矩,活得正确且正常。他们是最怂的中年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唯唯诺诺逆来顺受。

 

《水浒传》中的豹子头林冲,身为八十万禁军教头,面对官高一级的高俅,一忍再忍。

 

妻子去庙里上香被高衙内调戏,他忍,不但忍还拦下来要帮他出头的鲁智深;高衙内贼心不死,骗走林冲,趁机想要强暴他的妻子,他忍,依旧对高俅唯命是从;

 

高俅设下圈套,让林冲带刀误入白虎堂,犯了大忌刺配沧州,他还是忍!在发配的路上险些丧了性命。 

                   

年轻时读到这一段的时候,我很是费解,本应是一个大英雄,即便是死,也应该是慷慨就义,怎会沦落到如此懦弱的地步?

 

直到多年以后,不止一次看到一个又一个嚎啕大哭的中年人,才明白:有一种悲伤,叫睫毛再也承受不起眼泪的重量。

 

中年人,其实比谁都怕死,比谁都惜命。

 

“年少不懂林教头,读懂已是中年人。”

 

到了这个年纪,没有谁能逃脱得了一个“怂”字。

 

正如被老人责骂五天的赵志军,被龙哥虐打恐吓的于海明。      

 

死去的赵广军,幸存的于海明。

 

 

如果没有突如其来的变故,他们可以平平凡凡地度过这一生,像我们一样。虽然,为了维持这种平凡,他们已经花光了所有的力气,像我们一样。

 

薪水微薄、住处漂泊、父母已老,孩子尚小,像我们一样。

 

教育经费也像无底的深渊窥探着正上学的孩子,一家人的吃穿用度也像一座无形的大山压在心头,像我们一样。

 

唯一的不一样,就是无常找到了他们,放过了我们。

             

 

前段时间,朴树在《大事发声》的现场崩溃大哭。

 

他说:“有的时候觉得生活就像炼狱一样,特别难熬……”

                 

谁也不知道在一张平静隐忍的脸下,藏着怎样一颗千疮百孔的心。

 

美国联邦疾病防治中心的数据显示,美国人每天平均自杀死亡的人数是121人。

 

其中93人是男性,且大多数在45岁到65岁之间。他们之中有些人在接受心理治疗时候,常常无法毫无保留地陈述病情。更多人自杀前不会表现出任何可疑迹象。

 

他们不愿意告诉别人,内心的挣扎。年龄到了金字塔的中上层,但社会地位、经济能力却还在底层挣扎,话语权被压力和责任剥夺得一干二净。

 

想要为自己辩解,想要向他人诉苦,张嘴的那一刻,却吐不出一个字。99.99999%的他们,依然忍了下来,在深夜里默默抽烟,第二天继续收拾好去上班。

                   

年少轻狂时,我们可以找到无数理由瞧不起林冲的“怂”。

 

但那时的我们也从未想过,我们之所以能够拥有快意人生,不过是有像林冲这样的中年人替我们负重前行。

 

一个人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活,才会去忍受任何一种生活。

 

中年人的“怂”从来不是为了自己,他们甘愿用尽余生一切的隐忍和无奈,只为了换取现世的一点安稳,让自己爱的人获得长久的幸福。

 

如果你的身边也有像林冲这样“怂”的中年人,拜托拜托拜托,请不要冷嘲热讽。如果能对他道一声“辛苦了”,那是再好不过。

人生如同草木,

脆弱而易折,

我们不只是为了自己而活,

父母,妻儿,爱情,友谊,

这些温情,就是我们活着的凭据。

证明我们来过这个世界,

欢笑过,歌唱过;

而这些温情的碎片,

同时也是支撑我们继续活下去的依据。

让我们懂得放下屠刀,

立地成佛。

 

用温情化解戾气,别人也会温柔待你。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后经济智库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