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事情!“会动”的3D打印裙子,谁能驾驭?

3D打印能做什么?能打印一切!你敢想,它就敢做!在小编对它的印象还停留在打印一下工艺品时,人家早已进军了时装界。



今年7月的高定秀场,就被一条会动的用3D打印技术设计的裙子刷了屏。看看下图,简直突破了次元壁。


这条充满想象力与科技感的裙子,来自Iris van Herpen 2019秋冬高级定制系列。作为最早使用3D打印技术的服装设计师,Iris van Herpen是个不折不扣的3D打印忠实fans,她的作品一贯前卫且充满创意。



本季Iris Van Herpen的设计,是以“催眠”为灵感。为此除了3D打印技术,还在秀场上设置了一个“催眠装置”。


这个装置的背后,不得不提一下这位被誉为“风之魔法师”的美国动能雕塑家Anthony Howe,当年里约奥运会的主火炬台正是出自他之手。




这次他们合作创作的球形“Omniverse”雕塑装置的旋转运动,配合带有“羽毛翅膀”的无限环绕旋转连衣裙,时尚与科技的结合达到了催眠效果。



他们把极限的视觉冲击力搬到了高定秀场上,配上一波不可思议的作品,宛如一场饕餮盛宴。


有人会疑惑,Iris van Herpen设计的这些如同艺术品般的衣服,谁能够驾驭?实际上能驾驭的人还真不多,基本都是国内外的大牌明星。


范冰冰出席活动穿的3D打印透视裙,来自Iris van Herpen 2017秋冬高级定制系列。


容祖儿开演唱会时还斥巨资买下的,被《TIME》杂志评为2011年最伟大的发明之一的“泼水装”。


今年4月,电视剧《权利的游戏》最终季开播的首映礼上,格温多兰·克里斯蒂穿着了一身Iris van Herpen 19年春夏高定系列礼服。


还有Lady Gaga,Tilda Swinton等大咖……

Met Gala上最火的礼服

深谙时尚艺术与3D打印技术相互融合的可不仅仅只有Iris van Herpen。

在今年Met Gala(时尚界奥斯卡)上,一条3D打印花瓣裙被认为是今年舞会最美礼服,就出自”红毯之王”Zac Posen之手。


这条Jourdan Dunn身上穿着的「妖娆玫瑰花」礼服,设计来源取自玫瑰花绽放的最美瞬间。Zac Posen花了了5个月的时间研究玫瑰花绽放的瞬间的最美姿态。


而在制作上每三个花瓣,需要5天的时间才能打印完成。


在礼服上共有21片花瓣,总重量大约15公斤,仅花瓣的处理就花费了1100多个小时。


出来的效果跟设计图完全一致,惊艳全场。


不过谈到了礼服上的黑科技,印象最深刻的还是2016年那条,在有光的环境下平淡无奇,在黑暗里秒变星海的星空裙。


有光环境


黑暗环境


在布料与针线都无法承载设计师们想象力的未来,时尚与科技的融合可能将重新定义服装的边界。

 透过今天的新闻,窥探未来的世界 

长按两秒识别关注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