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嘴边的外卖盒,昨天可能还是医院里的导尿管



3·15晚会已经过去好几天

被曝光的诸多黑色产业

也在日新月异的娱乐热搜下

逐渐恢复平静


不过3·15里提到的一个黑产

却让我着实害怕了

这是因为

这已经不是它第一次上3·15了

早在2012年

3·15晚会就已经曝光过



2016年、2017年

以及2018年

都出现过相关的重大案件


但是直到今天

9102年了

它再一次出现在了我们的视野里!


我不禁要问

这么严重地危害我们生活的事情

为什么一次次地被曝光、

却又一次次地石沉大海?


我觉得实在有必要

把这件事说一说了

因为我们不能让这种关乎生命

关乎良心

关乎下一代的黑色产业链

一次又一次蒙混过关

然后卷土重来



看到评论里“孩子们的玩具”

可能有人已经猜到了

是的,蛋蛋姐我今天说的

就是医疗垃圾


图:医疗垃圾


这些装有血包、针头、输液管

病人尿袋、棉签

具有高度感染性的医疗废物

在逐利的人性驱使下

没有经过依法处置

竟通过小商小贩

悄悄流到了市场上


然后做成了大家日常使用的

塑料水杯、塑料脸盆、蔬菜网袋

食品袋、保鲜膜

甚至是儿童玩具

比如小孩喜欢吹的那种“泡泡”

并且在超市里

这些东西全部能找到


加工前


加工后


回想在医院里

大家纷纷戴着口罩

洗好几次手

规规矩矩把垃圾扔到垃圾桶

生怕感染到什么病毒

或者传染别人什么细菌


如今再看看上面这些图呢

实在太讽刺了


我先从3·15曝光的

这条黑色产业链讲起吧


河南省濮阳县

一个平平无奇的厂房内

满满堆放着各种医疗垃圾

在一些零散的输液袋里

还有没输完的黄色药水



原本,按照《国家危险废物名录》的规定

已经使用过的医疗垃圾

属于头号危险废物

应该按照严苛的管理条例

进行处理

并且严禁个人转让和买卖


但视频中

回收这些垃圾的老板

不仅私下收售医疗垃圾

还不具有任何环保资质

而旁边进行分类工作的老奶奶

没有戴口罩

右手没有戴手套

就在这些垃圾里挑挑拣拣

既让人气愤又让人心痛



为了逃避检查

老板会将这些垃圾

分散到三四处

位于山东郓城

陕西西安临口镇等地的小作坊

但是操作方法都是一模一样的


在视频里

工人们显然也知道

这些东西违法

所以记者一进门

就把大家吓得不轻



接下来就是恐怖的一幕:

针头、针管等垃圾被清捡出来后

被切割成指甲盖大小的碎片

放在水池里清洗

而这些夹杂着药品的污水

散发着刺鼻的味道

一次又一次被排到地里

慢慢渗透到地下水



当然,切割破碎料

只是第一步

更令人作呕的是

这些破碎料将会经过再次买卖

与快餐盒、塑料瓶等混合起来

加工成颗粒状的

再生料”!


图:再生料


就这短短一步

本来违法的医疗垃圾

蜕变成了正经的塑料原料

谁也不会想到

这些亮晶晶的塑料颗粒

曾经浸泡在

充满药物和血渍的污水中


当然,再生料和新料

有着肉眼可见的差别

因为杂质无法完全清洗干净

所以比起新料

再生料的颜色“发灰”

但由于成本低廉

这种差品相并不影响成品制造商购买

毕竟谁会跟钱过不去呢?



那么更下游的企业

买走这些再生料

去做什么呢???


首先做织网袋、菜袋

就是我们在超市里

经常见到的包白菜

包洋葱的那种



虽然听起来很过分

但大家长吸一口气

勉强还能接受

毕竟我们吃菜前

最外面一层都是剥掉的


但接下来的事

就让我开始后背发凉了



洗脸盆、卫生盆、塑料水杯

这些每天都与我们身体接触的东西

竟然也由那些装过药水

甚至装过尿液、血液的垃圾做成

任谁都不能接受


更残酷的还在后面

某再生颗粒加工厂的负责人说

它还可以做塑料软垫

就小孩可以在上面爬的那种

它还能制成各种塑料玩具

甚至重新制成药袋

一点点问题都没有

都没事



说实话

我不知道在这些商人心中

是不是出人命才叫大问题

但看看老百姓的态度

只有“恶心”“丧心病狂”

这些极端的词

才能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时

那你们做的事

问题可大了!



也许有人会说

既然如此

买贵一点的商品

应该就没问题了


但是根本不是这样!

事实上

也有黑心商家

会往新料里掺一点再生料

然后真假掺着卖

仍然卖出很高昂的价格也不一定


所以,这个问题

和低档品还是高档品

没有关系

说到底

还是和商家的良心有关系




这真的是让人细思恐极

谁能知道

这些可怕的再生料

到底都侵入到了我们生活的

哪些角落?

到底严重到哪种程度?

蛋蛋姐我根本就不敢想


毕竟,一个小小的作坊

每个月就可以加工出

二三十吨“破碎料”

这个量有多大呢?

相当于一个中等城市医疗机构

每月产生的废旧输液管总量


而像这样的小作坊

覆盖了全国各地

甚至一个县就有七八个

然后买来破碎料的商家

一天就能生产十几吨“再生料”

每天发一车

最后经过成品加工

回到我们身边


图:医疗垃圾


而这些垃圾的危害

也绝不是令人作呕那么简单


按照规定,销毁医疗废物

需要使用上千度高温

而小作坊收购的这些垃圾

一般在80-100摄氏度即可碎成颗粒

那么如果残留的各种病菌

没有被完全清理掉

接触到伤口或者人体脆弱部位

极易出现问题


已经出过事的例子

就不止一起:

据新闻报道

某个喜欢网购的女生

每天都能收到5、6个快递

有次拆完快递

手心突然出现红疹

吃了几天药才好



还有厦门一位女子

在拿到快递后

因为用手撕不开

决定用牙咬

结果第二天出现嘴角溃烂

疼得张不开嘴



后来经过医生诊断

发现这是过敏症状

与用牙齿撕扯包装袋有直接关系

因为这些塑料包装袋的材料

比马桶还脏

有良心的企业会用环保料

但有的为了便宜

会用价格最低的回收料

这些回收料里就包括医疗垃圾



为了解决这类问题

我能给出的意见就是勤洗手

对于有异味的塑料制品

更不能直接上牙咬

特别是孩子


并且白色的快递袋

会比黑色的质量好

灰颜色的最差

如果是易过敏体质

最好使用剪刀等工具进行拆解



其次,医疗垃圾造成的环境污染

也是不容小觑的

在湖南曾发生过一起医疗垃圾黑产案

负责该案件的执法人员说

破碎料是污染最严重的

导致当地的地下水都不能喝了


大家一定还记得在上文中

提到清洗破碎料时

直接把污水排到地里

而这些污水

混合着输液瓶里的药物

比如抗生素

经过这些东西污染的地下水

谁也不敢喝


图:等待慢慢渗入地下的污水


那么既然对社会

危害如此之高的医疗垃圾

怎么就可以顺顺利利从医院出来

经过收集、运输

流入到黑心小作坊里呢??


驱使这条产业链行成的

有一个关键因素

就是“利益”!

这个利益有多大呢?

如果医院依法处理医疗废物

需要每吨大约200-1000的处置费

但若转手给收购站

最少也能卖1000元

这一来一回

相当于一吨净赚上千元


而制破碎料的商家

用一吨1000-2000的价格回收

用3000-6000的价格卖出

按照一个二三人小作坊

一个月三十吨左右的生产量

就是几十万的利润啊


所以人人避之不及的医疗废物

却成了这条链条上的赚钱宝贝

让商家冒着违法犯罪的风险

失去了自己的底线



更可怕的是

如此让人匪夷所思的事

早在2012年

就已经上过3·15晚会

而在之后的

2016年、2017年以及2018年

都出现过相关的重大案件



是的,这么多年过去了

这种黑色产业链

依旧没什么改变

就像吃地沟油

喝三聚氰胺奶

大家已经习以为常

甚至自嘲抵抗力高


但想想那些不小心吃到

再生料塑料制品

出现身体不适

或者地下水已经被污染

却身在其中浑然不知的人

我认为

绝不能让它石沉大海!

我们也绝不能习以为常!


看看大家身边

喝水用的塑料水杯

吃饭用的一次性餐具

洗脸用的脸盆

好,就算我们大人

自嘲一句抵抗力高

那小孩正坐着玩的塑料坐垫

手中拿的的塑料玩具呢

谁知道他哪一刻

就塞进自己的嘴里了呢


连大人都无法承受

更何况是他们呢


我们想知道:

这些垃圾的源头

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是否有措施

可以从根本上解决这条黑产?

难道我们的生命健康

只能由自己保护吗?


很多事情

你不去问便不会有答案

你随便问问

风头一过便会再次卷土重来

我们不想但也只能

不断地去追问

直到有一个让我们满意的答案


其实我们的要求很简单

不要一年三年五年后

这些被提过无数次的产业链

再次成为热门话题

我们每个人都瑟瑟发抖

却又无可奈何


我们想要的

只是能够保护

我们自己的生命健康

仅此而已


黑暗中的我们向往光明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