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第二例艾滋病治愈者出现!特朗普都被感动了

来源:搜狐网


第一例治愈也许是奇迹,但第二例治愈就是科学。

一直以来,人们对于“艾滋病”三个字有着深不见底的恐惧。


与其他许多难以治愈、且能够较为直观延长生命的疾病相比,艾滋病会使人自身的免疫系统崩溃,由此患者可以被任何病毒随意攻击。你所能想象到的疾病,都有可能发生在他们身上。



一旦从HIV病毒携带者变成一名真正的艾滋病患者,他们就相当于完全暴露在了病毒的世界里,没有任何保护,随时可能因一个小小的喷嚏而与死亡擦肩而过。更何况,它有着极为可怕的传染性。


为了攻克艾滋病,科学家们努力了数十年。而近日,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传出:世界上很可能出现了第二例艾滋病治愈者,近3700万艾滋病患者将迎来曙光!



领导该项研究的伦敦大学学院病毒学家Ravindra Gupta表示,一名患有霍奇金淋巴瘤的36岁“伦敦病人”,2003年被诊断出感染艾滋病病毒,2012年开始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


后来,他又被诊断为晚期霍奇金淋巴瘤。接受化疗后,他于2016年接受了干细胞移植,又接受了16个月的抗逆转录病毒治疗。


Ravindra Gupta


为了检测“伦敦病人”体内的艾滋病病毒是否真正得到控制,科研人员在2017年9月中断了他常用的抗逆转录病毒治疗。


目前,他的病情已经持续18个月得到缓解,HIV抗体仍在,但随着时间流逝,抗体水平不断下降,血液中也并没有检测到hiv病毒。而在正常情况下,HIV病毒几个星期之内就会反弹。


针对“伦敦病人”的病例研究报告已于3月6日发表在权威医学期刊《自然》杂志上。而世界各地的媒体,也迫不及待地给予了这个新闻最大的头条版面。



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忍不住发推特:“看了@纽约时报 的最新新闻,第二例被治愈的HIV感染病人出现了!这真的是个极大的好消息!(医学上)的重大进展!”



这样的新闻,比明星离婚、顶级流量睡网红等娱乐新闻,更值得我们关注。    


据报道,除了这位“伦敦病人”,还有一例“杜塞尔多夫病人”也大有希望。


然而,这样十分接近成功,却最终以失败告终的案例并非没有。一个感染艾滋病毒(HIV)的“密西西比婴儿”,在出生后立即采取了积极的药物治疗(在新生儿出生几个小时之内,给予抗艾滋病病毒逆转药物,在病毒进入所谓藏身区之前,将其消灭),随后近两年没有接受任何治疗,其体内均未检验出病毒,于是被认为已经治愈。


然而在2014年接受检查后,医生遗憾地确定,这名4岁的女童体内仍带有病毒。



而历史上第一位,也是目前唯一一位真正被认为已经治愈的,则是大名鼎鼎的“柏林病人”Timothy Ray Brown。


美国人Timothy Ray Brown同时患有白血病和艾滋病,这名被冠以“柏林病人”的患者在医学界看来已经是即将踏入坟墓的人。


但令人惊奇的是,2007年Brown在德国柏林接受“一石二鸟”的白血病骨髓移植治疗后,他的艾滋病居然被神奇地治好了。


“柏林病人”Timothy Ray Brown|


据了解,Brown的骨髓捐献者先天性地存在特殊的蛋白质受体基因突变,这种变异基因只在少数北欧人体内存在。可能正是因为这一点,导致了布朗在接受骨髓移植后,也具有了这一宝贵的基因突变,使得新生的免疫细胞没有了能够与病毒相结合的蛋白质受体。


随后,brown停药十多年,但体内一直没有检测出HIV病毒。而这样的幸运,多年来也只有其一人,直到现在。



西雅图弗雷德哈钦森癌症研究中心的Keith Jerome医生激动地表示:“‘伦敦病人’的出现告诉大家,‘柏林病人’的治疗方法也许并不是侥幸。”


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 Peter Doherty 感染和免疫研究所的所长Sharon Lewin也说道:“这是一件大事,告诉我们Brown不是一个特例。”


Sharon Lewin


自1981年被发现以来,艾滋病病毒已经夺走了4000万人的生命,并继续寄生在3700万人体内。


尽管这两名患者接受的干预措施只能用于全球3700万艾滋病毒感染者中的一小部分,但他们的经历表明,治疗策略可能会更广泛地适用。这一丝曙光,将照亮3700万人前方的道路!


第一例治愈也许只是奇迹,但第二例治愈,我们愿意相信,是科学。


黑暗中的我们向往光明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